君呈康想过了,与其一辈子都屈居人下,还不如放手一搏。眼下正好争取到了这个机会,他为什么不试一试?

就像那句话说的,不去尝试,永远都不会知道,你是不是真的做不好。他没有管理过公司,怎么知道自己没办法把公司管好?

“爸,我们说好了,三个月为期,如果我们能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,以后,公司就交给我们兄弟俩打理。等我们退休了,再选有能力的人来管也不迟。对此,君衍,你没有意见吧!”

君衍耸了耸肩:“我当然没有意见。”他笑着看了看江云歌,江云歌什么都没说。心里却在思量,虽说,君衍不会惦记着龙华集团,不过,以君衍的能力,他怎么可能将自己经营了这些年的心血就这么拱手让人呢?

明显,这次是他被人摆了一道。他这么做,是将计就计吗?

她思量着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“不过,如果你们没有做到的话,别忘了,我的条件。”

君耀辉一咬牙:“好!那就这么决定了。如果我们没有做到,我们两家净身出户,离开君家。”

君衍扬起嘴角笑了笑:“口说无凭,既然两位长辈如此认真,那我觉得,我们还是立个字据为证吧!”

君耀辉愣了一下,看君衍答应得这么爽快,而且,竟主动要求立下字据,他这是有陷阱等着他们,还是看不起,笃定他们没办法在三个月内完成赌约的要求?

君跃昂也赞同君衍的做法:“亲兄弟,明算账。既然你们要赌,当然要白纸黑字写清楚。我现在就让律师带协议过来。”不等兄弟俩说什么,他已经联系了律师带协议过来,兄弟俩懵了,明明一开始他们才是主动提出的人,怎么到最后,他们却比自己还要积极。

这里头,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

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的眼睛,都有些担心起来。可是,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想收回,他们以后还要不要在君家做人?

管它有没有问题,自己的父亲,总不至于会算计自己。再说,就算真的输了,父亲能真的把他们赶出家门吗?那肯定是不可能的!所以,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会是赢家。这么一想,他们也就释怀了。

当律师拿着协议过来的时候,两个人毫不犹豫签下了字。

“既然说好了,那么,明天就要麻烦君衍去公司宣布一下结果。接下来,由我们暂时管理公司。”

“对!给你们暂时管理公司,我也正好给自己放个假。和云歌结婚,我也没时间好好陪陪她。虽然我的身体不能带她出去度蜜月,不过,现在我总算有时间陪在她身边了。”

江云歌愣了愣,这事怎么就和自己扯上关系了?

表面上看,君衍是被他们逼着没办法才签了协议,可是,江云歌怎么觉得,这一切更像是君衍摆出来的陷阱,在请君入瓮呢?

这一趟,他们各自达成了自己的心愿,老爷子也美美的吃完了晚饭,还盼着江云歌下次能再给自己做点什么好吃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