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舟话一出,包厢里气氛有片刻的静谧。

宋洲成看了眼燕舟,用眼神示意,舟哥这是要害死他的节奏啊!

宋洲成刚打算拒绝,身边的厉双儿就笑意盈盈地道,“好哇,这游戏挺刺激的!”

宋洲成,“……”

现在什么情况?

他朝江煜看去,江煜俊美的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,仿若厉双儿不是他什么人似的。

宋洲成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他压低声音对厉双儿道,“你和江哥有什么恩怨,你去找他,别找我啊!”

厉双儿笑意盈盈,凑近宋洲成耳朵,“宋少,当初你想追求我时,可不是这么说的!你说我人尽可夫,表子别装,多少钱一晚让我尽管出价!”

宋洲成脸色白了白。

偏偏厉双儿说这话的声音,不大不小,刚好够包厢其他人听到。

这女人,是存心报复吧!

宋洲成对江煜说道,“江哥,不知者无畏,以前我是嘴贱,保证以后不会再说了!”

“哎呀。”厉双儿叹了口气,“你跟他说什么,我现在和他没什么关系,我是你的女伴啊!”

厉双儿看向燕舟,“燕少,游戏开始吧!”

江煜虽然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反对。

他身边的女伴往他手臂上靠了靠,“江少,我相信你一定会赢,舍不得我脱衣的!”

江煜扯了下唇角,“自然。”

从头至尾,没有看厉双儿一眼。

厉双儿也没有看江煜,她坐到宋洲成身边,风情万种,“宋少,我相信你的实力,你不会让我脱衣给别人看的是不是?”

被架在火上炙烤的宋洲成,“……”

游戏开始,宋洲成打起十二分精神,努力不让自己输。

连赢三把,江煜,燕少,何少的女伴,都脱了件衣服。

好在她们都穿了件小外套,脱了一件也不算太露。

第四把的时候,轮到宋洲成摸牌了,一只纤白细长的手,主动伸到了牌桌上。

“宋少,我替你摸一把呗!”

宋洲成想拒绝,厉双儿已经摸到了手里。

她看了眼牌,九条,宋洲成用不上。

不待宋洲成说什么,她就将九条扔到了牌桌上。

燕舟看了眼九条,唇角一勾,“杠!”杠过后,他摸了张牌,“清一色,糊了!”

宋洲成嘴角抽了抽。

九条桌上没有出过,若是他摸到了,他绝对不会打的。

厉双儿这是送了个炮出去啊!

宋洲成怀疑她是故意的,但没有证据!

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衣服吧?

“哎呀,宋少你放炮了,我要替你遵守游戏规则吧?”

宋洲成看着面上带笑的厉双儿,着实看不透她。

这个女人,究竟要搞什么明堂?

宋洲成皱了下眉头,“这块牌不算。”

燕舟挑着桃花眼,似笑非笑,“怎么不算呢?你的女伴已经打出来了!”

何少也跟着附和。

宋洲成又看向江煜,江煜俊美的面上没有任何波动。

他着实摸不透两人的关系了!

厉双儿身上没有穿小外套,一件旗袍款式的小裙,脱掉的话——

但显然,厉双儿没有半点慌乱,她站了起来,当着包厢众人的面,白净的手指,朝着自己领口的盘扣解去。

领口有三个盘扣,全部解开的话,雪白的肌肤会露出一大半。

厉双儿先是解开了第一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