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后,

时隽无精打采地出现在了鼎域,这几日他一直都在疯狂寻找,寻找林又夏,也寻找苏也。

他不知道苏也命人把林又夏带去了何处,他很是慌乱,其间也找过高大头几次,希望他可以让组织上帮帮自己,但结果却是一片空白。

不得不说,苏也的势力真的很强,现在就连警方都是一筹莫展,没人知道林又夏的下落。

实在是焦头烂额,没办法,时隽只好在鼎域继续潜伏打探消息。

但是鼎域再也没有传出有关于林又夏的消息。

……

是夜,

时隽失魂落魄的回到出租屋,他十分挫败,没能保护好林又夏。

突然,一阵急迫的敲门声传来。

时隽立马警戒起来,除了他和林又夏,谁还会三更半夜的来这里呢?

“谁?”他压低了声音问。

“是我,高大头。”门外人回答。

一听是高大头,时隽立马打开门让他进来。

“晋峰,你赶紧去鼎域一趟,快点!”高大头站在门外急声言。

对方不解,眉头紧蹙,问:“怎么了?”

……

当时隽赶到王姐家里门口的时候,只见那里聚集了许多人,都是会所里的服务生。

高大头一边跑,一边大喊:“让开让开,快让开,阿峰来了。”

人群主动让出一条路来,时隽跑过去。

第一眼,便看到小阳如同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躺在地上,毫无生气。

身旁没有林又夏的影子,苏也只放了她一个人回来。

看着小阳一身的伤,左边头发被剃了一半,女孩儿形同枯槁,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。时隽莫名鼻尖一酸,他走上前去,“小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